民营经济研究动态

郑宇民:民企转型要越三道坎

编辑:系统管理员时间:2009-08-11访问次数:467

去年以来,民营企业的心路可谓是“险象环生、忍辱偷生、绝处逢生、死里逃生、浴火重生、转型再生”。

浙江民企在转型中要处理好宏观经济忽冷忽热的周期律、社会转型焦虑期的情绪场、国际贸易保护主义的闭门羹三道关,赢得自我,赢在转型。

在忽冷忽热的周期律中不能打大规模的阵地战,要打灵活性的运动战。

企业的体制,发展战略从长计议,服从于长久和持续。社会的形象构架,价值取向服从于担当道义和领跑经济。贸易保护主义的冲突,要服从我们品牌的制高点和本土市场和海外市场的合并作战。

��浙江省工商局局长 郑宇民

 是黑暗中点亮希望,是徘徊中指引方向,更是路途中坚定信仰。

8月7日,浙江省工商局联合浙江省私营(民营)企业协会等八大协会在省人民大会堂召开浙江省民营企业“典型促转型”报告会,宣讲全省民营企业转型升级的60个典型。

省工商局局长郑宇民表示,去年以来,民营企业的心路可谓是“险象环生、忍辱偷生、绝处逢生、死里逃生、浴火重生、转型再生”。他认为,转型是非常痛苦的,但是痛苦可以分娩思想,分娩我们战胜困难的精神动力,因此这痛苦是沉重,是值得,更是光荣。

现阶段,经济复苏,发展向好,浙江民营企业在转型升级的拐点取得了初步胜利,但道路依然艰难曲折。郑宇民认为,越是在经济向好的时候,要更加认识我们前进路上的荆棘,更好保持有穿越困难的勇气。他建议浙江民企在转型中处理好周期律、情绪场、国际贸易壁垒三道关,赢得自我,赢在转型。

 跳出周期律:

要用平常心和细腻心干好四季活

越困难越坚定,越向好越转型。

郑宇民表示,在经济向好的时候,民营企业要更加认识前进路上的荆棘,思考如何更好转型。他认为,民营企业首先要学会的是跳出忽冷忽热的周期律。

宏观调控对民营企业的影响历来被热议。经商二三十年的企业家在再次应对宏观调控时仍然心惊肉跳,形容是热带风暴,压得人喘重气。

投资过热��严控治理��经济趋冷��放松货币��通胀预期��再收紧治理。围绕经济平稳发展的主轴,调整成了一种常态模型。

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国家出台4万亿元投资计划,信贷闸门大开,今年上半年新增贷款接近7.4万亿元,是去年同期的三倍。股市暴涨,楼市暴涨。企业在欢呼企稳的时候,又在担心下一轮经济过热不期而至。郑宇民说这是宏观调控的周期律,而冰火两重天的经济发展环境,也许就是民营企业今后仍要面对的,能不能跳出经济忽冷忽热周期律,如何跳出,这是研究生存和发展的一个重要的取向。

郑宇民建议企业首先要发挥民营企业的能动性,应势而动、因时而动,要随时能动;第二,企业要用平常心和细腻心干好四季活。在冬天里也能成长,休眠的时候也能代谢;其三,要学习毛主席的论持久战。持久战用到现在就是持续发展,持续发展就是科学发展观。这对民营企业的启示是在忽冷忽热的周期律中不能打大规模的阵地战,要打灵活性的运动战;第四,在经营方略上不能求强,求全,求大。要求高求新求长。他认为只有这四点都把握好了,民营企业才可以找到发展的正确道路。

好雨知时节。郑宇民认为民营企业家在经济实践第一线,可以感知经济温度的变化,而要能够感知,能够预知,能够预防,就是要学会跳出经济发展的特殊阶段的周期律。如果企业家不具备持续科学发展的概念,那么努力很有可能变成是瞎撞。

穿越情绪场:

担当道义和领跑经济一肩挑

面对转型期的社会,发展会经历情绪场的左右,要穿越情绪场,郑宇民说,这是民营企业转型要过的第二关。

关于情绪场,改革开放之初的情绪主要是疑惑,所以当时有一个争论期。争论期完结之后,有一个新鲜的阶段,是一个兴奋期。而今,改革开放经历了30年,随着阶层分化和收入差距日趋明显,很多社会阶层产生了浓烈的归属焦虑、差距焦虑等情绪,然后通过社会网络生成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焦虑型情绪场。

在这样的情况下面,民营企业作为改革开放的先行者,作为先富起来的一个特有人群,必须面对和穿越这个情绪场。

郑宇民认为,民营企业现在遇到的发展瓶颈是金融风暴的影响,更是30年来社会问题、自身发展先天不足等所有问题的累积式爆发。

4万亿元投资计划,民营企业得之甚少;国企改制,民营企业的入主时有被曲解。一些观点认为,国有企业是不坏之身,民营企业是万恶之源,这就是情绪场的产物。在这样的情绪场下面,民营企业要学会成长和担当。

郑宇民说民营企业家也要学习毛主席著作,民营企业的本质是民,我们从民众中来要回到民众中去,要和老百姓打成一片,要让老百姓知道是为我们民众谋福利的市场经济的新型主体。其次,要痛下决心实行转型,一定要解决股权单一性、封闭性的问题。浙江的民营企业出身都是家庭、家族制,所以股权一直封闭,股权封闭导致了我们的社会化程度降低,导致了我们社会化认同降低,导致了我们社会价值的衰减。所以必须要把股权开放,从家族制变成开放式,变成混合型的,也不排除跟国有企业的接轨,这也是转型很重要的内容。第三,要尽社会道义,要把企业变成一个经济组织,又是一个社会器官,这两句话时刻要记在心里。担当道义和领跑经济一肩挑,这样的定位才是好企业。第四,一定要在这一次化解金融危机,投资拉动过程当中,让自己的企业占有一席之地,应该积极主动参与一些资源性项目、国家一些大型基础性项目的建设,立足于把自身的企业做好。

应对好国际贸易保护主义:

学会本土市场和国外市场合并作战

解决外向型依赖和外向型市场遭遇贸易保护主义问题,则是民营企业转型要过的第三关。

郑宇民认为国际间的门户开放是有阶段性的,最初是开放放行,兴奋和新鲜感为多;门户开放到第二阶段,就开始进行门户清理了,到第三程度特别是有困难的时候则会进行门户关闭。而现在国际间的开放,正进入门户清理和门户关闭这样一个特殊时期。众多外向型企业遭遇的阵痛也源于此。

去年国际金融危机加剧以后,国际间的贸易保护主义开始抬头。去年10月到今年5月,中国已经遭遇了69起贸易保护为内核的反倾销立案调查,涉及案值100亿美金。今年6月,美国在10天之内发动了三项对中国钢材进口反倾销、反补贴合并调查。7月27日,欧盟正式出台了为期5年的对中国线材提升24%反倾销税,阿根廷、印度、俄罗斯也相继跟上。前不久,莫斯科切尔基佐夫斯基集装箱大市场被关闭,中国商家首当其冲,其本质就是贸易保护主义。

金融危机的影响仍在,国际贸易保护主义的阴云在短期内不会散去。面对贸易保护主义愈演愈烈,民营企业应该怎么办?

郑宇民表示,我们现在的民营经济不是原来的区域经济,不是原来的块状经济,不是原来的乡镇经济,是开放一体化条件下国际化的民营经济。要放置自己在国际化条件下去考量问题,审时度势。

首先,我们应该学会远程作战,建海外基地。

第二,要确立品牌和研发制高点。民营企业在品牌概念上一直是模糊的,也因此在这个问题上吃了不少亏。国外的企业几百年以前就开始奉行品牌战略。雪佛兰,清朝末年这个牌子的汽车第一次登陆中国的时候,就为自己设立了品牌,叫老佛来。而众多的国际商家能获取产业链中的高额利润,得益的仍是其品牌战略。

第三,要学会本土市场和国外市场合并作战。我们在本土市场让渡给人家太多了,许多跨国企业几年间布点全国,我们的当地官员和政府都是以最优的条件甚至零租金形式把他们请进来。是不是也要反思一下?

怎样适应忽冷忽热的周期率,怎样穿越过社会转型的情绪场,怎样来有效地对应国际上贸易保护主义的闭门羹。郑宇民说这给我们带来了转型的重要的思考,也给我们出了三大的转型题目:企业的体制,发展战略从长计议,服从于长久和持续。社会的形象构架,价值取向服从于担当道义和领跑经济。贸易保护主义的冲突,要服从我们品牌的制高点和本土市场和海外市场的合并作战。

郑宇民表示,民营企业的发展今后还会有许多的困难,但要坚持,要看准方向,要科学发展讲究方法的坚持,他说成功一定属于浙江的民营企业。民营企业是市场经济的基因,是推动改革开放克难攻艰的动因,更要成为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和经济持续发展的主因。

声音

浙江经济企稳向好

从一季度的GDP3.4%到整个上半年的6.3%,浙江经济开始企稳回升。

根据浙江省工商局最新经济运行统计显示,截止2009年6月底,浙江实有内资企业664268户,比去年同期增长4.57%,其中私营企业540262户,比去年同期增长6.97%;上半年浙江新设内资企业48428户,比去年同期增长4.8%,其中私营企业45346户,比去年同期增长8.1%,逆势上扬。

60个典型样本的呈现,是浙江经济回暖的又一例证。

郑宇民表示,浙江的民营企业已经走出困境,浙江的经济企稳向好已经是非常明朗。

而数字下的浙江一天是令人惊奇的。每一天,有251个新的民营企业家诞生,有1216个私营个体户诞生;每一天民营企业吸收了3875个新增就业岗位;每一天注册商标登记212件;每一天企业申请国家专利270件;每一天商品交易市场的交易额27亿元;每一天商品房交易量12万平方米;每一天卖出汽车2000辆;每一天工业用电量是4.67亿千瓦小时;每一天外贸出口3.62亿美金;每一天GDP创造55.85亿元;每一天财政收入12亿元。

“除了每天的出口和每天的工业用电量不及往年,其他的数字都是好于往年的。”郑宇民说,浙江的一天是辉煌的一天,每一个辉煌民营企业都贡献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