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经济研究动态

王振滔:家族企业杯酒释兵权

编辑:系统管理员时间:2009-08-11访问次数:429

预告:八年前,在温州的人人国际酒店的餐厅,王振滔大摆宴席,召集了和奥康有关系的所有亲戚在这里吃饭,上的菜很特别,更让人想不到的是,他在这里上演了一幕现代版的“杯酒释兵权”。

主持人:这里是温州的人人国际酒店的餐厅,就在八年前,王振滔在这里大摆宴席,召集了和奥康有关系的所有亲戚在这里吃饭,上的菜很特别,更让人想不到的是,他在这里上演了一幕现代版的“杯酒释兵权”。

解说:2001年春节前的一天中午,王振滔在这里摆下的几桌宴席。那天到场的有近30位客人,满满当当坐的都是王家和奥康有关系的亲戚。

记者:这些人来到酒店以后会不会发现怎么全都是亲戚?

王振滔:除了一个没到,其它的都来,相关的都来了。一来酒店以后,他感觉氛围不对

解说:这些亲戚没有想到,让他们诧异的事情还在后面。

记者:当时是点了什么菜?

王振滔:当时我安排这顿饭的时候别有用意,让他们在这顿饭当中去悟出很多道理。所以点菜的时候,像象拔蚌、三文鱼、生吃的龙虾,几乎所有的菜都是生吃的。最后加了一个热菜,馒头。 刚开始他们还没有注意到,到最后全是生吃,馒头一上来的时候,他们就是从原来,本来开始还有笑容,几乎大家都没笑容了。

解说:老总请客为什么是这样的菜?大家伙开始心里打鼓了!其中的一位开始琢磨出点味道来。

舅舅:亲戚说为什么吃生的?老总说我今天生气,全部都吃生的。(温州话;说)我今天生气,吃的东西都生的吃么。

解说:缪彦枢 ,是王振滔四个舅舅里最小的一个。此时,他是奥康集团负责华东地区销售的总负责人。饭桌上,另一个人也开始明白过来,今天的请客有点不一样。他叫徐建亮,是王振滔的亲外甥。在奥康的鞋业设计部门工作。

徐建亮:怎么这么多生吃的?吃一盘又一盘,?

解说:在场的亲戚们,心里七上八下的吃完了饭。宴席之后,众人又被王振滔请到了一个会议室。

王振滔:我当时就说,毫无疑问,走过的历程当中也发现很多亲戚不利于我们企业发展的。影响了我们这个品牌、影响了质量。再这样下去的话,几年以后也许这个品牌就没了,可能就不发展了。对我来讲是极大的痛苦。所以在这次会议当中,我就跟他们说,以后只要跟鞋有关系的东西,我们这个企业亲戚这块就不要介入。除了鞋之外的,其它方面我都可以帮助你,

徐建亮::非常强硬的,非常明确了,为了质量问题,为了人情走后门免谈,已经很明确的做法了,市场有些东西该收回收回,有些东西站在品质上面没有人情,

舅舅:在工作上面看你的能力,如果你对企业有帮助的,你也一样,没有能力肯定要下来的。

解说:所有的亲戚都明白了,王振涛的这次大摆宴席,上演的就是一幕“杯酒释兵权”。王振滔正是想通过一顿“生吃”,解除这些亲戚们和奥康的关系。其实,在王振涛创办奥康的过程中,这样的做法已经是第二次了,第一次发生在十五年前,主角是王振滔和一个叫钱金波的人,而钱金波是他的妻舅,又是他的合伙人。

王凯:1994年奥康已经发展成为在温州小有名气的企业,王振滔、钱金波两个人更是成为了很多温州企业家羡慕的对象。这两个人既是伙伴又是亲戚,一个主外、一个主内。看上去就是一对黄金搭档,但是就在这一年,王振滔的一声叹息却在企业内部引发了一次强烈的地震。

解说:到了1994年,在经历了几年的快速发展后,奥康却出现了王振滔不愿意看到的状况。

记者:那个时候有什么问题吗?

王振滔:举个很简单的例子,我们在公司上班的时候,比如说像舅舅过来,我肯定叫他舅舅,你想想我要叫他舅舅,其他员工都是喊他舅舅,到底是舅舅大还是老总大,说不清楚了。有时候可能舅舅大于老总,

解说:那时,在奥康,人们会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每到吃饭时,诺大的公司餐厅,被人为地分为了两个界限分明的区域。一边是王、钱两家的亲戚,另一边是公司的外来员工。

王振滔:我跟亲戚们坐在一桌吃饭,下面的人就会觉得,我跟你吃饭就会档次高一点,员工就不一样。员工想,你们是自己人,亲戚当中还有亲戚,亲戚有先后的,自然而然就形成一些矛盾,从原来小矛盾就变成大矛盾。我有时候处理的不是管理上的事情,而是内部的事情

记者:那怎么办?这个结早晚也要解开,那个时候一定焦头烂额?

王振滔:这个时候确实很痛苦,因为什么?到这个矛盾最后越结越大,闹的大家都矛盾了,而不是亲戚这种关系了,而且形成一种帮派了。

记者:什么帮派?

王振滔:亲戚的帮派,有我这边的,有你这边的。

记者:有王总的亲戚,也有钱总的亲戚。

王振滔:换句话说也有其他的亲戚很多的,形成帮派了,那就麻烦了。亲戚当中的矛盾就变成了不是一般企业矛盾了。